设为首页

个 人 事 迹—梁钊晨

信息发布人:zhengbing  信息发布时间:2019-04-30 19:45:02  点击数:

尊敬的各位领导,老师你们好!

我是梁钊晨,2013年入学,于2014年9月入伍,2016年9月退役,现复学至管理与经济学院2015级人力资源管理专业2班,回首两年的从军路,一座军营,一座城总是那样的历历在目浮上心头。两年的时光短暂但是充实,艰苦但是值得!经过部队的磨砺熏陶以及复学后老师同学们的帮助,让我更快地成长起来。下面我就将我的大学军旅向各位领导老师作以汇报:

投笔从戎、坚定报国之志

一直以来自己向往着绿色军营的生活,想要去挑战自己,因为自己从小体质差,就想着去锻炼自己,不想给青春留下遗憾!自己选择了去火热的军营,去选择了边关冷月的坚守,放弃了熙熙攘攘的大千世界,放弃了安逸舒适的象牙塔。毅然决然踏进向往已久的军营,因为我知道“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不只是说说而已,青春需要磨砺需要去接受风吹雨打。

也许有人会问,当兵两年后悔不?浪费两年的宝贵青春年华,值得吗?我只能说,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部队这个大熔炉锻打着青春,丰富着人生。很值!

二、热衷本职、争当优秀士兵
  安心服役,当好一名普通士兵。“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百里无人区,风吹石头跑。”这是我所在部队环境的真实写照。当兵就要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就要到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

在服役期间自己秉着“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光荣传统,以“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的新一代革命军人为目标,立志在新时代强军征程中发挥自己大学生士兵的优势特长,不断在火热的军营里锤炼自我,激发自己的潜能。曾记得自己在新兵营训练的场景,由于自己从小体弱多病,自己体质差,刚开始跟不上部队那紧张的训练节奏,自己老是掉队,五公里,引体向上等军事训练科目自己总是完成不了,这当时可是自己去部队面临的首要难题,想要过放弃,想到过离开部队!但在班排长的开导和鼓舞下,给我“开小灶”,别人训练一小时,我就要来两个小时加班练,手掌,膝盖磨破皮也无所谓,即使是留下伤疤,这就是成长的标记!当时就想着,既然选择了这条路,跪着也要走完。只要练不死,就往死里练!正是拼着这股劲,自己最终迎头赶上,达到全能标准。在服役两年的时间里,自己担任所属连队的团支部学习委员;“学、讲、做”宣传员;六班副班长等工作职务,向老班长学习,向先进看齐!勇争龙虎榜,争当“政治思想强,军事技术精,作风纪律严,完成任务好”的优秀士兵。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入伍一年后自己很荣幸地受团嘉奖一次,并斩获个人优秀士兵等荣誉。要知道在部队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这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三、永葆本色、传承老兵精神
  自退役复学后,始终坚持着退伍不褪色的原则,以“革命军人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为准则,以一名退伍老兵的身份重新融入到青春活力的校园之中。身份的转变,带来的是责任的转变。自己原来同届的同班同学早已经毕业,他们踏入大千社会看尽人世的繁华,享受属于他们精彩的人生,而我却回到最初的起点,但我不后悔,我感觉这样的大学生活才有意义,才更加让人回味无穷!从再次踏入校园的那一刻起,我便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将部队的优良传统带进校园,传递给自己身边的每一个人,当好这个退役老兵的角色。

在思想上,自己积极向党组织靠拢,不断学习新时代党的创新理论知识,强化自己的政治立场,坚决听党话,跟党走,在学校党委和学院党支部的教导与帮助下,自己如愿发展成长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自己也始终牢记部队老班长的谆谆教诲,无论走到哪里,思想不能懈怠!

在生活中,自己保持着部队的艰苦朴素作风,发扬部队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拼劲,戒奢戒华,戒骄戒躁,带领同班同学,配合辅导员老师完成各项班级事务工作,正是在部队培养的良好的行为习惯,才能让我在今天的生活中更加懂得珍惜!

在学习中,由于曾经自己落下的课程很多需要去弥补,多亏部队教会了我不抛弃,不放弃。认准的事就一定要完成,在老师和同学们热情的帮助下自己于大三这一学年不仅补完了所有课程还荣获了国家励志奖学金。

四、不忘初心、方得人生始终

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策马卫边疆。让人久久不能忘怀的是曾经站过的哨位,紧握着的钢枪,是肩上的责任,是家国情怀!久久不能忘怀的是书声朗朗的校园,是活力青春的记忆!时光飞渡,自己也将踏入社会,离开校园,去开启新的征程,

成绩已属于过去,过去并不代表未来,人生路还有很长,把握现在才是最重要的。也非常感谢部队和学校教会了我很多,我将受用终生!”路漫漫兮其修远,吾将上下而求索”。在未来的工作、生活中我将以百倍的信心和万分的努力去迎接更大的人生挑战,用辛勤的汗水和默默地耕耘来谱写更加美好的明天。我更将始终以一名退伍军人的身份严格要求自己,退伍不褪色,不忘初心,方得人生始终!

因为一朝是军人,终生是军人!

 

管理与经济学院

                                       梁钊晨

2019年3月20日